––朱亚群书陈泽尘诗个人作品集》前言

发布时间:2021-05-17 09:15 点击:

《群泽行远—朱亚群书陈泽尘诗个人作品集》前言
文/彭固原

诗文能够用于抒发感情咏志,如《毛诗序》所言:“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讲话为诗。动情于中而形于言。”书法艺术也是一门表答情感的造型艺术,它以墨笔线框为情感标记、以创作全过程为情感表述,从而揭露中国书法创作与审美观的质体和表达方式,故有汉朝扬雄“书,心画也”、清朝刘熙载“书者,抒也”之说。得知,书法艺术与诗文都拥有 小表情传意的艺术美学特点。宋朝文学家苏轼说:“诗不可以尽,溢为之书,变为之画,皆诗之外。”它是对我国传统文化的一则通解。今读《群泽行远——朱亚群书陈泽尘诗个人作品集》,从这当中能够更为品牌形象、深层次地窥视出书法艺术与诗文全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經典,二者在本身语言表达、创作设计构思、手法解决、赏析通感、造型艺术品鉴、情感表述等层面拥有 众多相仿、互通的规律性和特点。

这书所百度收录的49首律诗皆为泽尘老先生近些年回乡、公出、度假旅游等出门所识所闻的感慨万千,颇具感召力;或者深入生活、走入社会发展后历经哲理思索的感受个人所得,给人一种启迪。这种散文诗写尽了泽尘老先生对故乡的至爱、对自然界的钟爱、对日常生活的喜爱,也写尽了他儿女私情之外的英姿飒爽豪情万丈——低沉的、热情的、诚挚的爱国精神。早在秦代之时,孔子便说过:“颂其诗,读其书,不知道此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孔子常说的诗就是指散文诗,而读散文诗则必须“知其人”“论其世”,他在方式上强调了诗与“人”“世”的关联。“知人论世”有利于阅读者对诗中的情感有充足的体会与精确的点评。从而,大家何不了解一下泽尘老先生的艺术人生,也有利于对他诗文创作中审美观使用价值的了解。泽尘老先生来源于江浙灌南,现住上海市;是生意人,也是文化人;是理工科专业的技术工程师,也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继承人。在他的身上,本来风俗习惯上的江浙与江南地区,情感上的感性与理性,商业服务运营与文艺范儿喜好,并沒有发生违和感,只是紧密联系、融为一体互进,让人生道路和工作充满了诗情画意。进而,他也授予了诗文最真正的情感与生活的主旋律,使其创作有观念、有品位、有品味,另外还能务实求真,从而来打动阅读者,感动自己。

亚群老先生也是灌南人,他生于斯、善于斯,工作中在此,长期性从业着继往开来、教学相长的工作中,孜孜于中国书法的学习培训、创作和科学研究。偏居江浙一隅,悠闲自在的生活环境和好的工作情况沒有使他小恩即富,张顺即骄,只是一直具备着明显的争先创优观念和创新意识,以放空自己的潜力,争得在造型艺术的路面上更进一步。他负笈南进求进知,在南京大学师从于言恭达、方小壮等专家教授,获得艺术硕士专业硕士;他的书法字画数次入展全国展露并有得奖,渐为书界孰知所识,变成现如今青年人书家里的引领者。

亚群老先生在书法艺术上虽诸体皆能,却不为此为显,只是以草体为他的主要方位,尤其是大草。在这本书中,他各自用不一样书体的书法艺术方式演译了泽尘老先生的诗,不管哪一种书体,皆与所撰写的內容互相止脱生发、相辅相成。尤其是亚群老先生的草体造型艺术,所主要表现出去的情感、个性特点与艺术美学趣味性让人惊叹不已,掩卷思索。对于此事,余有二点最真实的体会:一是他在草体中一任情感的当然表露,这类情感表述与草体形式感的挑战性追求完美是一致的。如在《梦临绝地》这一件著作中,虽是意在笔先,然“无拘无束知足知止”。落笔之初,仅仅情感的盛行,因此首写的“身临其境”两字形状稳定,线框拥有 轻度的波动。伴随着渐入物我两忘的情况,客观撰写胆怯之后,而情感爆发愈来愈浓郁并渐入高潮迭起,因此线框的挥运愈来愈豪放、猛烈,进到到文学性创作人生境界。这类人生境界是极其繁杂和无法掌控的,真真正正进到此境并获得成功的难以也非常少,殊不知他保证了。二是亚群老先生的草体创作具备高宽比的表现力,另外也拥有 历史悠久哲学思想的思辨性,他在撰写中“以意为主导”,意造境生,不以纲纪所拘,又能“融情入法”,让“情”和“意”获得了实质的反映。他的书风不仅有碑的庄重雄劲、沉寂涩拙,又有帖的淳雅精准、澜馨灵透,它是将北“势”与南“韵”的有机统一,即碑帖融为一体。这类书风趋于于其师恩言先生在书法艺术艺术美学思想观念的追求完美“清、拙、厚、大”。

关于书法与诗文的相互关系,唐朝孙过庭《书谱》云:“动情形言,取会性感之意,阳舒阴惨,本乎乾坤的心。”“性感”乃借指《诗经》《楚辞》,是说书法艺术中情感的表述源于于书者的诗文才华。亚群老先生也写自写诗,殊不知在这本书中,他是以自身的墨笔语言表达和诗文才华在撰写老乡泽尘老先生的诗。由书法家和作家初次以那样的协作方式,一同创作而产生的书香合璧之作,既是中华传统文化在时下的一种方式自主创新,也是书香这类文学类和造型艺术的紧密结合之探寻。这类方式的主要表现,能够说成亚群、泽尘俩位老先生在勤奋找寻诗文与字画的相互依存和心有灵犀。

行笔到此,再品小说名字“群泽行远”,颇有寓意。充符云:“同类相从,同声相应,固天下理也。”做为灌南这片热土走出去的书法家、作家,亚群、泽尘俩位老先生的协作,自然相知相惜,也是君子之交。愿二位在造型艺术之道上越来越远、渐行渐宽!

上一篇:;琉璃姬:诗文与存在主义

下一篇:——评牧之文集《纸上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