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留下的是诗文有的人留下的却是骂名!

发布时间:2021-09-15 09:15 点击:

在文化界,大家公认,丘麦是一位保持独立个性的诗人!他的旧体诗词,直面社会现实,针砭时弊,使人痛却清醒着,爱却慨叹着。他最近登上《》的一首诗《读聂绀弩诗》:“冷脸何须凑热乎,天生硬骨耻为奴。应知鲁迅彷徨久,却笑林冲隐忍孤。苍狗白云非善变,善男信女或将无。我身难化花千树,淘尽真沙一丈夫。”
“我身难化花千树,淘尽真沙一丈夫!”这样至情至真的句子直击人心,见血封喉,文人与文人惺惺相惜,与众不同,甫一看,让人真傻了,真服了,“炸锅”了!
至去年2月新冠疫情暴发前,我还不知道丘麦是“何方神圣”,从他的诗遣词造句、文学素养、形象思维、意境情怀上判断,我以为他是老前辈,至少已是从省文化部门退下的高人。直到新冠疫情暴发以后,丘麦在当地融媒体中心“最鹤山”APP开设“我以我诗送祝福”专栏,每日一首抗疫七律诗,五十多首抗疫诗篇流传开来,就如排山倒海扑面而来,把我彻底征服了。我强调是流传,因为我未见其人,未识其面,未寻其源,他的诗却横空出世,破空而来,硬是直接插入了我眼我心,“搅得周天寒彻”。例如这一类好诗佳句,最早是从朋友圈、网站、诗词刊物中看到的:
苦难沧桑见真情,微言大义慰生平。穷经品读圣贤训,守拙行藏浅薄名。欲缚苍龙磨利剑,为擒猛虎展长缨。莫言书生无一用,会挽狂澜大厦倾。——《答友人》
斯是豺狼却上台,错将响屁作春雷。捕风捉影不事实,指鹿为马非贤材。不论场合必批斗,每逢会议骂秀才。请君入瓮曾记否,兔死狗烹堕尘埃。——《读〈酷吏列传序〉其二》
坎坷人生总难平,春雷偶尔发新声。满城尽许牛皮客,世上难逢猴赛音。谈笑品茶评时局,用心持笔长精神。曙光一缕见希望,黑夜无时便黎明。——《春雷》
台上演戏台下真,人前马列背鬼神。出堂必带三分笑,入室实为两面人。结党营私皆有道,贪财好色岂无痕。但闻庭审高声喊,我是工农穷出身。——为“两面人”画像
秋恨绵绵我不如,惯能忍耐是功夫。逞强岂算高人也,示弱焉称智者乎?大义于心凭正气,良言在脑胜屠苏。从来逆旅多奇景,似海胸怀不可输。——《秋兴遣怀其三》
可堪回首话辛酸,另册销名作异端。何必谈诗争闹市,也曾醉酒梦清官。扪心自问全无悔,闭口难言幸未残。除旧布新天有道,东风浩荡卷泥丸。——《感怀》
刀笔横看胆气豪,满腔襟抱变霜毛。休随浊水浮沉落,应学青松屹立牢。率性何妨吟一路,浅斟不觉忘三高。于无声处情难禁,有梦余生说汝曹。——《父亲节自题》
选录如上的只不过是丘麦四年来创作并发表的1000多首旧体诗词里很少一部分。他还开设了“文明路上诗百篇”“百年党史诗百篇”等专栏,从标题就足以知道诗人丘麦的胆量和数量,往往数以“百”计,喷薄而出。他是“无事不可入诗,无词不可入诗”,他的诗如怪石,如荆棘,如黑云,如利剑,如泄洪,如号角,如旋风,如灵丹妙药,如古木参天,如激流飞瀑,如清醒剂,如小辣椒,如高度酒,“嗜爱不分红与黑,痴狂只为美和鲜。”
他真正与我交集的,是去年5月。我和江门作协主席张启雄获知丘麦加入了广东中华诗词学会,慕名登门拜访。在他的工作室,他一边处理、批阅公文,一边与我们对话、交流,同事送文请示随到随办,落笔如见风雨,往往一两句话就抓住要害,意见甚为精当,两边都不耽搁。对于我们的提问,他要言不烦,提纲契领予以回答,语言风趣幽默,举例引用十分恰当,令人折服。在回来的路上,我不啬惜言辞向张主席表达了对他的赞美,也从张主席的口中了解了丘麦更多的经历和往事,对“不平则鸣”“诗愈穷愈工”这两句话加深了理解。仅仅过去两个月时间,丘麦就成功加入中华诗词学会,成为鹤山唯一的国家级会员,在艺术高峰上又往前迈进了一步。对于这一文坛盛事,受市文联的委托,我负责组织一辑祝贺诗词,喜讯甫传,省内外诗词界无不响应风从,短短四五天,就征集到赵一翰、黄祥寿、王岳夫、马均贺、区国德、麦哲林等知名诗人惠赠的佳作20多篇,发表后,阅读量位居文联微信公众号榜首。屈指算来,这是我在市文联以来完成得最轻松最光荣的任务,我对他的倾慕之情又赠添了几分。
接触下来,原来丘麦还是我的同龄人,他的诗,与我的生活经验百分之百地一致。他的诗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字里行间,体现了蔑视困难、敢于斗争精神和知识分子的傲然正气,如他为嗜爱吃狗肉的旅美鹤山乡讯前主编任作梁(原鹤山一中语文老师,笔名陈泱)赠诗:“一生耿直斗志昂,智者当然任作梁。解惑系铃输妙策,启蒙传道出奇方。功名视作浮云看,祸福烹为狗肉尝。锄地翻泥觅佳句,好诗飞过太平洋。”
题赠鹤山一中退休校长、航拍摄影师谭成伟:“朝摄云霞暮拍花,钟情摄影实堪夸。顶风冒雨流细汗,越岭翻山走天涯。眼里犹关真善美,镜中且系酱醋茶。楷模永是人师表,老树频频绿新芽。”
题赠江门作协张启雄主席:“纪事添公笑万家,耕耘执着显才华。拨开棘荆铺卷帙,爬过沼泽赏烟霞。一向痴心梦中笔,三分傲骨酒后赊。半缘勤奋半坎坷,愿与鸿儒细品茶。”
赠诗是文人用来交往应酬的诗歌或者赠给亲友同仁的作品。古人以诗交友,以诗言志,因此常常把诗歌作为结识朋友的手段,朋友之间常常互相唱和,此谓“酬唱”;而有所感受,有所表达,有所思念时,也常常赠诗给亲友,以明其情志,此所谓赠诗,二者并称“酬赠诗”。酬赠诗最能见作者的爱恨情仇。丘麦这些赠诗,都是“私人订制”,一人一诗,并不是“放诸四海而皆准”,能紧紧抓住人物最本质最显著的特征,观点鲜明,至情至性,不藏不掩,故都成为文友们的至爱,有的还让书法家抄写下来作为座右铭。
此外丘麦还写了大量关于人物的诗,寄托了他的喜怒哀乐和个人情感。他批判逆来顺受的林冲,“水浒数忍功,千古算林冲。禁军作教头,执棒汴京东。艺高人懦弱,隐忍效愚忠。娇妻屡被嬉,甘当可怜虫。……”他同情少年白发的基层干部,“序齿比汝幼,白发似暮年。人皆羡慕我,我若苦海悬。名为副科级,实则无啥权。不敢谈休假,加班是本钱。人微言且轻,闭口若寒蝉。……”他对在北京发展的三弟寄予厚望:”出生八十后,少时乐安贫。兄弟排行末,性格最率真。寒门早独立,鸡鸭为芳邻。家务抢先做,减轻母苦辛。家贫无玩具,隔离狗最珍。……”从平凡生活提取诗意养分,娓娓道来,平白如话,却诗意四溢,天真烂漫。“文人与文人的心都是相通的。”他赞颂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浮杯奠水水流觞,披发行吟糯棕香。愁苦悯民常流涕,坚贞怀玉敢效萍。九章天问荆湘碎,三闾离骚楚泽青。进尽忠言难入耳,悠悠千古爱国名。”他弘扬正气,讴歌抗金的民族英雄岳飞,鞭挞奸臣秦桧,“直捣黄龙豪气生,岳家铁骑撼松风。八千里路传捷报,十二金牌误英雄。还我河山心似铁,尽忠报国气如虹。风波亭上军民泣,唾沫奸臣万世同。”他热情礼赞祖籍鹤山的中国油画第一人李铁夫先生,“瘦癯只为三春暖,革命全凭一寸丹。”他褒扬行善积德高寿而终的大慈善家陆容章先生,“寿长应自行善得,名重岂因捐资崇。”他赞赏爱国华侨杰出人物司徒美堂,“万里泥涂扶新政,一生安良拱家邦。”他积极推介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梁启超的好家风,“九子俊才三院士,尊前感慨月明时。”他还无微不至,鼓励考上华工建筑学的侄女嘉琪,“安邦愿作中流柱,报国当为主栋梁。”他热情书写“我以我诗送祝福”的抗疫英雄,“抛家弃子赴江城,脸上伤痕大爱倾。素裹戎装开血路,逆行天使济苍生。柔肩扛起千斤担,妙手牵来百姓情。一片忠诚传海内,名车广厦赠精英。”我为他物色一些中小学生朗诵、书法,这样的精品力作多达100余篇,登上了人民网、今日头条、百度、搜狐、腾讯、新浪、一点咨询、触电新闻、学习强国、南方+等媒体平台。
——谁说读书无用,一个人的认识,从读书开始;谁说文化无用,一个家的兴盛,从有文化开始!原来苦难也可成诗,也可发豪情,也可成佳句,抒忿之中仍有与独运的匠心。
如此看来,丘麦真是大隐隐于市,把磨难化为诗,把生活过成诗,正如他说的,“骇浪惊涛莫须名,黑白对错任时评。流年似水今非昨,名利如枷重与轻。逆境经常当顺境,闲情到处作诗情。扬帆奋楫破前浪,犹胜渔人入武陵。”
“逆境经常当顺境,闲情到处作诗情。”这十四字就令仁者哭,令懦者耻,令机会分子无颜苟活,令强梁大人无地自容。他《咏十二生肖》的猴,“位重权轻弼马温,执着精神不屈身。傲骨铮铮惊天地,丹心耿耿骇鬼神。……”在他而言,诗本身就是有力的武器,他的人文情怀与太史公一脉相承。中国历史提供了足够的范例,你想在文学上有成就,必须受苦,再受苦;你必须忍辱负重,你写的诗,才会感召力,惹人共鸣。
“假大还空似挖煤,厉王乱政霸强台。一条枯草惊飞蜢,四面危城葬地雷。螳臂挡车终自毙,倒行逆暴必成灾。羊头狗肉常悬挂,不为人民只为财。”在众多题材里,写讽刺诗是丘麦的特长,有不少驾轻就熟、针砭时弊的佳作还登上了人民日报、新华网、央视、半月谈、学习强国、中华诗词、中华诗歌网等高端平台。这首诗,如闻霹雳,如见闪电,振聋发聩,力当千钧。真乃“乌纱掷地陶公傲,白眼向天阮籍狂。”旧体诗竟能写到这样奇崛穿透、警醒骇世,惊心动魄,可谓是中华诗词大树上的奇葩异果!坊间公认,诗人丘麦有水平,有血性,有胆有识,有情结有襟抱,更有现实观照的“怀才常似丧家狗,走运真如孺子牛”的如磐忧思。
“一生执着耕瘦田,不怨他人不怨天。”属牛的诗人丘麦即使忧愤如铅,也没有失望过、抱怨过,更阻挡不住他对工作的执着和对生活的热爱,“且把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他默默奉献,辛勤笔耕,手中的笔永远是他赞颂真善美,鞭挞假恶丑的武器,他的诗永远令人豪迈、令人击节,“亭子间挑灯看剑,大诗人奋笔穿空”。强梁大人即使是“指鹿人前皆作马,吹毛事后总求疵”,除了把污水涂泼在他头上,还是拿他这样有骨气的文人毫无办法!
“英雄潦倒成看客,猴子山中称大王。”丘麦是有故事有骨气有情怀的人,他的诗很厉害,很接地气,却令一些人难以直视!黄继明有诗为证,“文风泼辣气充盈,满纸犹闻喊杀声。胆小让开休挡道,当心吓死误前程。”真正的文人由于性格耿直、不会阿谀奉承,或许有缺点,但没有污点,你不要污蔑他、贬低他、践踏他、打压他,他的内心是无比强大的,他会拿起笔奋起抗争,千百年后,留下的是诗文,有些人留下的却是千古骂名!
(作者:何志强来源:江门市作家协会)

上一篇:“对抗壁垒拥抱世界的诗人”纪念并致敬诗人杰克·赫希曼诗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