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壁垒拥抱世界的诗人”纪念并致敬诗人杰克·赫希曼诗歌

发布时间:2021-09-15 09:15 点击:


9月12日下午,“对抗壁垒,拥抱世界的诗人”纪念并致敬诗人杰克·赫希曼诗歌朗诵会在京举行。

美国诗人和社会活动家杰克·赫希曼(Jack Hirschman) 于2021年8月22日(周日)在旧金山的家中去世,享年87岁。作为杰出的诗人和社会活动家,他的第一本诗集《美国人的通信》于1960年出版。他是兴起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以反对越南战争的学者为中心的“垮掉的一代”的一员,其诗作呈现出强烈的反战和左翼色彩。他是世界诗歌运动组织的创始人和核心成员之一,同时还是旧金山革命诗人旅的先驱和负责人,还担任过美国左翼文学杂志《左曲线》的编辑、《人民论坛报》的记者,曾被授予“旧金山桂冠诗人”的称号。二十多年来,他一直坚持诗歌要走入更广阔的社会和大众生活,坚持在旧金山的街道和咖啡馆诵读自己的诗歌。他的主要作品是《美国人的通信》(1960年),《黑阿》(1969年),《Lyripol》(1976年),《底线》(1988年)和《无尽的阈值》(1992年)等,另外在他出版的一百多部诗集中,还包括产生了广泛影响的《倾倒》(Kallatumba,1985)《前线》(Front Lines,2002)《神秘》(Mystery,2006)《遗留的一切》(All That’s Left ,2008)等作品,这些作品均由另一位“嚎叫派”的代表人物劳伦斯·费林盖蒂(Lawrence Ferlinghetti,1919-)创办的城市之光出版社出版,城市之光出版社是该文学群落的大本营,其代表人物杰克·凯鲁亚克、艾伦·金斯堡、劳伦斯·费林盖蒂、施耐德以及杰克·赫希曼等都是从这里扬名世界。杰克·赫希曼的作品被翻译成世界上主要的语言。



死亡不可避免,但诗人将永远活着

——在“对抗壁垒,拥抱世界的诗人”

纪念并致敬诗人杰克·赫希曼

诗歌朗诵会上的致辞

吉狄马加


很长一段时间我就有一种莫名的担忧,因为杰克·赫希曼看起来似乎又老了一些,每次见到他都会有一些明显的变化,先是走路略显蹒跚,然后是出行需要拐杖,再到后来上下电梯就必须坐轮椅了,还记得他最后一次到中国就是受邀参加第三届成都国际诗歌周,那时候去杜甫草堂、宽窄巷子以及金沙博物馆,我们都特地为他提前准备了轮椅,还安排了一位男性志愿者负责照顾他,这可能就是他作为诗人所具有的一种强大魅力,只要上台朗诵和发言,或者接受记者的集体采访,他的眼里马上就会散发出活力四射的光芒,在这一点他与俄罗斯诗人叶夫图申科很相像,尤其是听见他用洪亮浑厚的声音朗诵英语诗歌的时候,那种莫名的担忧便会在我的意识里消失的无影无踪。说来也奇怪,或许正是因为我与这位和我的父亲出生于一年的诗人有着特殊的缘分,从我认识他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担心有一天我会失去他,其实人都是要死的,可能是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老人了,上苍给他的时间已非常有限,我相信你如果真的爱一个人,你就会非常担心生命的无常会从我们的身边突然夺走你心爱的东西。在这一点上,我想杰克·赫希曼与我的心灵是完全相通的,就正如他告诉我的那样,他在30年前翻译阿尔巴尼亚诗歌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个最喜欢的词,那个词的发音就像我的名字,他还说无论是在意识上,还是在词的音韵上,都蕴含着某种神秘的无法言说的宿命,我们都会注定要在这一生中相见。生命中有许多现象似乎你只能去感受,更多的时候它只是漂游于人的潜意识中,就在前段时间,那种对杰克的担忧就又时常浮现在我感知的脑海里。准确的说,杰克是在我们共同出席的在线上举办的世界诗歌运动协调人会议前五分钟过世的,他是这次会议的总召集人,当我们十几位身处世界不同地域的诗人,在第一时间听见他过世的消息时,除了极度的震惊之外,就是陷入了深深的悲痛,那次重要的线上会议也因此中断,据我所知,现在世界不同地方的诗人都在用不同的方式,来纪念这位杰出的诗人、国际主义者和诗歌活动家,因为他的逝世无疑是当代国际诗坛和世界诗歌运动的一大损失,就是在他刚刚离开我们还很短的时间里,我们已经感觉到了他离开后那个巨大的真空,恐怕还要有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被填补。

我曾经在一篇为杰克·赫希曼中文版诗集的序言中这样写到“熟悉杰克·赫希曼的人都知道,他成名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反越战、争取穷人和工人权利的运动中,也因为他从年轻的时候就具有社会主义理想,由于从事,被学校当局开除,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为追求人类平等、反抗一切暴力的社会性诗人。……他在其六十多年的写作生涯中,他给外界留下的形象,更像一个游走于社会和街头的诗人,他也是在这些诗人中写作量最大的一位,迄今为止,他已经出版了一百多部诗集,或许正是因为他始终将诗歌作为自己的生命追求,毋庸置疑,诗歌已经真正成为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我以为,这种对诗歌的献身和热爱将会终其一生,也因为他对诗歌做出的重要贡献,他被旧金山市授予了“桂冠诗人”的称号。……作为一个不断地在对抗内心同时又满怀热情拥抱世界的诗人,杰克·赫希曼直到今天还在世界许多地方发出他诗歌的声音,他在旧金山参与组建了“红色诗人旅”,与世界许多著名诗人共同发起了“世界诗歌运动”,同时,他还不顾年老带来的诸多不便,亲自前往许多国家和地区,用诗歌去促进不同民族、不同信仰、不同文化背景人民间的对话和交流。作为一个诗人,他达观、睿智而幽默,很多时候,更令我感动的是,他更像是一个童心未泯的智者,他每次激动时都会高声诵唱《国际歌》,那深沉宽厚的声音会让听者永远难忘。”

朋友们,作为诗人的杰克·赫希曼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们,但他的诗歌不会死亡,同样他为争取人类美好明天的梦想也必将与我们同行,相信我们今天以“对抗壁垒,拥抱世界的诗人”为题举办的纪念并致敬诗人杰克·赫希曼的诗歌朗诵,他的在天之灵一定会听见,我同样相信他所传递的反对一切壁垒,拥抱人类和世界的诗歌精神,将会被更多的诗人和热爱诗歌的人们发扬光大。


2021年9月12日



现场图集





上一篇:童诗首先应该是最好的诗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