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玉川诗的三大情怀

发布时间:2021-09-13 20:45 点击:

田玉川诗的三大情怀

陕西师范大学副教授郭迎春


田老师今天给我们上了一堂非常精彩的课,也是一场文化盛筵。我印象中,应该有十多年已经不读当代诗歌了。因为工作讲大学语文课要讲到现代诗,郭沫若先生的《天狗》“我把月吞了,我把日吞了”,我觉得是有一种浪漫情怀的;徐志摩先生的《再别康桥》是有一种惆怅的,戴望舒的“悠长悠长”的雨巷,也是有一种惆怅——那个时代的一些歌诗,特别具有那个时代性。今天,田老师给我们讲诗歌,讲他曾经的诗社,这让我们回到他歌诗中的年代。


人生情怀

田老师是陕西彬州人,彬州就是“七月流火,九月授衣”的那篇歌诗的诞生地,那里曾经是周人文化的一个源头;田老师又是学历史出身,他的讲座和他的创作,真的是文史哲不分!他的诗歌如此厚重,我有一种冲动和渴望,一定要去拜读并且认真地去解读。

田老师的创作从1982年大学本科开始,当时他和志同道合的同学成立了诗社,他们把自己创作的诗歌手抄下来贴在床板上,我不知道今天咱们在座的99后、00后的青年同学会有什么感慨。就是在那样一个条件下,田老师发表了他的第一首诗歌作品,一个很有眼光的编辑发现了田老师的诗作,田老师为此得了八块钱的稿费,令人印象特别深刻,因为那个时候普遍的月工资才三十块钱左右。这是田老师的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起点,也是对我们今天青年学生的一个启迪。

田老师的诗歌作品,我在很短的时间里拜读了《三十年的诗集》。《文心雕龙》对于诗歌以及诗歌创作,是有解读的:诗就是持,“持也”,持什么,持人之性,也叫情性。“民生而有志,咏歌所含”,也就是说人生来是有情怀有心志的,是由歌诗这样的形式来表达人之情志,所以“诗言志”,在心为志;歌咏之,也就是发言而为诗。我们古老的《诗经》,开创了我们民族歌诗的先河。《诗经》其中的大部分作品都是民歌,这些民歌流传到今天,也是令人回味无穷的。田老师在今天这个时代三十年的创作中,富有诗人的情怀,文人的情怀,知识分子的情怀。

田老师作品中的人生的情怀:我们其实在师大老校区都居住过,每天走在校园里,急匆匆的脚步,偶尔会有同学的低声细语,很少会有人住步看一看,看看校园,看看景观——因为我们对于这一切已然习以为常。但是田老师在校园当中看到高大的梧桐树,他就有感慨:从梧桐树的树轮而感慨人生,他就创作了他的诗;数着天上的星星,他停下脚步而吟星忆人……他创作了他的校园诗。师大校园我也是待了很多年,我的这种情怀已经没有了,匆匆的脚步,无暇去回顾去回望,发生了什么,出现了什么问题,同学们都可以很好地思考!我在讲课时会讲到李清照的词“铺翠冠儿,捻金雪柳”,我就观察我们女同学,我们学校女生有绝对的优势,我看我们哪个女同学的头发上有“捻金雪柳”,就是发饰,但几乎没有。青春貌美的年纪,大好的年华,我们的女生为什么不戴发饰?这样的人生的情怀是什么?我们可以反思,这个也包括我。

田老师刚才说他的诗歌没有爱情歌诗,可是我在田老师的诗集找到了爱情诗:一首是《七夕情话》,一首是《爱的哲学》。我们来看看田老师的爱情诗。

《七夕情话》,这是给人印象非常深刻的一首诗,田老师的爱情诗,是从古到今亘古不变的爱情主题,是一种大爱的爱情主题。不知道你看到没有,会有什么感受。还有《爱的哲学》,我们同学可以很好体味:“如果你在等着,就要能承受,每个沉重时刻,路太多太多的坎坷,和难以想象的浪步,不测风雨,也会在瞬间降落。”我们在座同学也有谈恋爱的,你好好读一读田老师这首《爱的哲学》,好好想想爱情的哲理,有没有能够共同风雨的担当,怎样才能走好你的爱情、人生之路!这首诗非常富有哲理,所以让我特别特别地感慨田老师的诗歌的情怀,一种人生的情怀,是师大人的情怀,也是我们陕西人的情怀,更有一种家国情怀,所以诗歌一定是有情怀的,这是田老师歌诗当中第一情怀。


历史情怀

田老师是历史专业出身的,我们在座的是文学院的学生,包括我是中文出身的,我们都要补历史课,因为通史就是通今,也知未来。田老师的诗歌中有一种历史情怀:他的《国风劲吹五千年》,把我们中华民族五千年都写了进去;他的诗歌中有姜子牙,有秦砖汉瓦。在对历史的反思审视当中,一种批判的精神在歌诗当中体现了——“一只臭了两千年的鱼”,写的就是秦始皇;而那个兵马俑,诗人直接看到了人心异化的活标本。兵马俑是世界第八大奇迹,一到节假日已经参观的人是人山人海水泄不通,看兵马俑的人很多,看的人在想什么——但田老师看到了兵马俑,他想到了那种独裁的专制的封建文化和政权,特别对这种政治有批判有审视。孔子也曾经说过:“始作俑者,其无后乎!”说的就是断子绝孙。可这种文化今天在我们看来,惊讶的同时我们惊叹什么,我们反思什么?田老师的历史责任感、使命感,包含体现在他的诗歌当中,所以他抚摸着长城砖,“如同触电了一样”,听他讲的这句话,我都觉得像触电了一样——因为我们对于长城好像是历史上必然出现的一个符号一样,中华文化必然出现的一个标志,长城可以阻挡外敌入侵,是理所当然的一种存在。可是为什么田老师会有触电的感觉,以为具有一种历史的厚重感。田老师还准备用十年、二十年的时间写故宫的九千九百九十道门,一千首、一万首诗歌,这是何等的豪迈!所以我们在座的青年同学应该很有一种感悟。我特别有感触,我甚至觉得我几十年一直在虚度光阴。


时代情怀

田老师的诗歌中还有一种时代的情怀。

有时候我讲课讲到古典歌诗游子思妇主题的作品,我就经常会有一些特别的感慨:从《诗经》时代开始,历代文人会把同情这样一种情感放在这些特殊的群体上,诗经时代,汉代到唐代,这样的诗是大量的。我们今天这个时代,有大量的农民工背井离乡来到城市,投身城市的建设中。田老师在他的诗歌中对于新中国的历史成就赞美和歌颂,特别关注讴歌新时代的农民工,非常难得可贵!他的《地球村民》《秦岭隧道》等诗歌赞美我们这个时代的成就,他还创作了城市诗、工业诗,要与时代同步,当然,其中还有对社会对人性的剖析和反思。今天这个时代,在拜金观念下的“钞票大战”很有时代感,而最重要的,对于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如孟子和《礼记》和百姓的生活结合,他在中国菜当中找到百姓生活的文化;最重要的是他的《庄稼们都纷纷逃进城市》这首诗,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田老师最后给予我们的正能量,因为我们对进城的农民工他的未来何去何从真的是有一种忧虑的,年轻的一代已经退不回农村了,但他在城市当中能不能扎下根,田老师以诗歌的形式来探讨“这个泥土的问题”——你能不能找到适应你的泥土,也就是土壤,最后他给我们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就是“城市的新庄稼,长势喜人”。不管你承认不承认,这些农民工就会是这个城市的新市民,而且他们一定会在城市扎下根。

我们应该渴望看到这种未来和希望。我真的希望这些歌诗就像古代《诗经》一样能够唱响,唱到农民工的这个群体当中,唱到这些年轻的来到城市打工的农村的青年们的群体当中,给他们一种憧憬,而最重要的是给予他们人生的信心。

田老师的这个作品集我没有数多少篇啊。三十年里的这些大作很让人感慨,而最重要的是,田老师他以一位历史学科专业背景出身的知识分子身份,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而创作的诗歌。

田老师的诗歌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受,既有现实的沉郁,又有浪漫的洒脱,给人很深刻的印象就是磅礴大气、恢弘沉郁,也有委婉细致。面对矗立着无数大红柱子的故宫,田老师看到了曾经的阴阳文化,这种文化真是很变态——大量的美女进宫了,然后大量的男人不是男人了,是太监了,只有阴没有阳,这一定是不平衡的,按照阴阳和合来说它一定会失衡,失衡到最后就是垮掉。所以这种封建文化的罪恶,我们到今天如果没有更深刻的一种认知,那就真的是一种悲哀。

田老师对青年同学们的诗作的点评是入木三分得深刻。在这个点评当中,我们能够感受到田老师对青年学生的爱护,有启迪有寄语,有期许有祝愿!所以,希望我们今天在座的同学,在田老师的引领下能够在诗歌创作的道路上走好人生,并且走得更远!


——本文是郭迎春副教授对田玉川在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讲座《诗的历史坐标》的点评

上一篇:王单单诗集《花鹿坪手记》分享会明天亮相北京国际图博会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