燎原海滨记事(4首)

发布时间:2021-09-12 09:16 点击:

燎原/摄影


在立秋的大海中游泳


立秋时节的大海尽头云在汹涌

耸入穹隆的云腹吸空悬浮的万物

如同一次盛大的清场

浩荡的海面上

我腹下的海水贴了秋膘般的肥厚

我双臂里有两只青蛙在叫,只要愿意

我会一直游下去。而我也决意游下去

直到想象已久的云脚腹地,看一只鸟

怎样从鱼背跃起,鲲——变身为鹏


2020.10.2初稿

2021.8.8改定


张晓玲//摄影


仰泳中的两个片断

首先是一只海鸥自高空滑翔而下

继而愈飞愈低,直到居高临下的抵近

完成对于我的俯视,然后倏地折向远方

随后是两只交尾的蜻蜓

如重叠的无人机驾临我的额顶

它们在爱,它们在缠绵,它们把缠绵的

爱,演绎为目空一切的超低空盘桓

我看见了它们。我被它们看见

然后被它们无视


2021.8.13


燎原//摄影


燎原//摄影



海滨记事:那些拦截我的草木(一)


立秋不久的傍晚

眼前这些一直被我忽视的草木

像一夜之间连绵成葳蕤强盛的矩阵

顺两侧的工地压进海滨大道

一丛丛灌木状的洋槐抱团耸立

其间是月见草。胡枝子。大叶艾。茵陈蒿

是曼陀罗。翅果菊。萝藦。白茅。大戟草……

这些密集的,来历不明的野生族类

如同大地上以草木冠名的人群,它们

粗悍的筋脉蓄满汁水,纵横的枝蔓相互纠缠

暮色笼罩下,仍传递出劈头盖脸的狂风

暴雨中,野蛮生长的力量

这个傍晚我刚从海水中上岸,像被无形的

压力所拦截,我在它们身边停了下来


2021.8.21



海滨记事:那些拦截我的草木(二)


这突然生成的拦截,突然中再次生成

突然,牵引出早春时节的另外一次拦截

但早春的清晨除了空旷就是寒风

就在我于空旷中暴走,复又折返的路上

一株团抱成鸟巢状的球形草棵

翻滚到我的面前


我朝左让出一步,它往左滚了一圈

我再次向右避让,它跟着滚向右侧

固执、蹊跷,恍若隔世的故人拦路相认


稍后我见到它随季风卷来的庞大家族

季风中滚动的无数草棵,一律被命名为

风滚草。怀抱草木之命的风滚草

季风中不见故土不明去路的风滚草

在早春的旷野,也在茫茫尘世

被不知所终地吹


直到这个秋日的傍晚,当我止步于拦截

又被拖进另一次拦截,恍惚间蓦然一惊

早春那些不知所终的,和眼前这些来历不明的

竟然正是大地上草木的前世今生

它们前世的诨名都叫风滚草,今生则是

胡枝子、大戟草……张王李赵各有其名


它们随风降临的生命仿佛一个意外

又仿佛天意派定。仿佛一群麻雀在暮色中

消失,一大早忽如登枝的众神争吵撒欢


2021..8.28


燎原//摄影


燎原//摄影

上一篇:烂熟的岁月之窗喷薄出新的火焰——评刘源望诗集《月光下返青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