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古屋

发布时间:2021-09-26 09:15 点击:


很多时候我不能说清它们的位置
就像生命中的某段经历,即使被反复提起
仍有千百个版本。光无处不在
它的折身,它的隐匿总被忽略
而一旦觉醒,我们已行走在一条新街巷
不期盼,也不刻意回避
没有一只乌鸦或画眉给出启示,没有
当仙人们放弃下凡的念头,一切神奇的
偶遇都不可能发生。笨重的门
发出吱呀的声音,我们也未能发现空气中
有裂缝,足够我们挤入?这是自设的
迷宫,当薜荔过于茂盛地演绎
一面马头墙,便是一个星空
或者是一张脸,一个潮湿的下午
迷惘和无知一起,悄无声息地覆盖过来
像淡淡的水雾,或明晃的光。却不是影子
影子是万物的屋宇,一种明确的乡愁
生活的重量,让我们站立得更久


我们回忆成长的过程,更像是搬运
混浊的河流,可经受更多碰撞和曲折
勾勒出文字的笔划,消化系统的
繁忙。川流不息的人群渐次离去
一叶扁舟,停泊在运河边,杨柳岸
这是我们休息,仰望星空的时候
这些古老的村庄,黑暗中漏出星点灯光
它们的耳朵即使爬满了苔藓,也能
听到我们的心跳。这是来的地方
也是去处——和平年代的赞歌
无须寻求理由,说服自己。布谷鸟催促
我们撒下了种子,镰刀自然会在某一天
注入了灵魂,与我们成为默契的朋友
无须对话,我们从来没有放过自己
我们搬空了大地,将一个个仓库塞满
在这种满足感中,获得了片刻自由
你看,一望无际的冲积平原,升起无数
月如镰,我们将迎来一场真正的收割?


你分不清玫瑰和蔷薇,却希望靠着
它们在这石凳上睡觉。阳光细碎如鱼
花瓣和鸟鸣或轻或重地落在细苔上
清凉自石头流出,在骨头里荡出波浪
天空之蓝鼓胀,如幻想充盈眼晴
多少次,梦里穿过这拱门
你十八岁,或者四十八岁
惊奇于细节的生动与相似,像是标记
一个古老的商标,一个秘密的入口
那些许的变形,源自简单柔软的耸立
像马背上的雪山,大河的源头
遥望另一座山峰的流浪。白云下
那些线条简单而多情,纠缠出不同的
形状:一个人翻了个身,一个人醒来
一个人被风雪抹去了岁月……
而此刻的我,是个镜像,在空石凳上
等待天空像一颗果实饱满地垂下来
而你说“一场雨可下一时,也可千年”


看起来是个偶然。漆剥落,露出水泥
露出呆滞的表情,忧伤藏得有多深?
当笑沿着一条条裂缝艰难爬行
我愿是那只守城的蚁,任由一骑红尘
带着异乡的果实穿城而过
我空荡的心落下了多少春花和秋叶
才能收留于这寂寞山河
我靠墙根而立,一只空酒瓮
一侧圆润,另一侧破碎
爱是座久远的建筑,没有一颗钉子
有隐忍的快乐,在每一联接处
吞吐透明的火苗。当我们靠近
一根竹子的柔韧,即使它
从唐诗宋词中翻墙而出,也会变形
变成实用的桌椅。而此刻,你登高
看窗外的水泥森林由近及远
连绵起伏,浑然一体
有些失落,却也有种解脱的欣喜

诗人简介 src= 笔名:

上一篇:仿佛

下一篇:没有了